信息正文首頁 >> 監督工作
關于區域經濟轉型升級的調研報告
發布時間:2018-11-09   新聞來源:忻州人大網   責任編輯:賈東宏   


——2018年10月31日在忻州市第四屆人民代表大會

常務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上


忻州市人大常委會財經工委負責人 崔少華




主任、各位副主任、秘書長、各位委員:

8月下旬到9月下旬,財經工委人員及部分委員在程興利副主任帶領下,圍繞全市區域經濟轉型升級,聽取市直主要職能部門匯報,深入忻府、繁峙、河曲、保德、偏關及忻州經濟開發區、五臺山風景區實地調研,接收其余縣市單行材料。調研結束后,專題交流調研成果。現將調研情況報告如下:

一、轉型升級的主要成效

推動區域經濟轉型升級,是習總書記視察山西重要講話提出的五項重大任務之首,在省級年度目標責任綜合考核中權重和分值最高。在去年轉型升級考核位次落后的形勢下,全市上下痛定思痛,知恥后勇,全面落實國發42號文件、市委四屆四次、五次全會及區域經濟轉型升級推進大會精神,堅持“轉型為綱、產業為王、創新為上、改革為要”,做大優勢,補齊短板,創新推動“1661”發展戰略,加快開放內涵式發展步伐,圍繞農業由“多”向“特”轉、工業由“重”向“輕”轉、服務業由“傳統”向“現代”轉的總體思路,大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加快發展優勢特色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,培育新產業、新業態,聚集經濟發展新動能,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取得明顯成效。至三季度,轉型升級考核評價指標總體向好,22項指標中達序時進度10項、預計年底可以完成的8項、困難較大的4項。

(一)經濟發展水平穩中趨好。至9月底,全市地區生產總值達到631億元,同比增長4.5%,增幅全省排名第9;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長0.1%,增幅排名第9;固定資產投資392億元,增長4.5%,增幅排名第4;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282億元,增長8.4%,增幅排名第8;公共財政預算收入66.2億元,增長22.6%,增幅排名第8;城鎮和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20585、5861元,增長6.9%和9.1%,增幅排名均為第3。轉型項目建設年深入推進,全市轉型項目完成投資245億元,增長7.9%,增速高于全市投資平均水平3.4個百分點,占全部投資比重62.4%,對投資增長貢獻率達106%。其中新興產業完成投資207.2億元,增長18.7%,占全市轉型項目的比重84.6%。一二三產結構調整為5.4:47.5:47.1,二產占比提高1個百分點,經濟結構調整初見成效。

(二)農業特色優勢進一步彰顯。堅持“三農”優先發展戰略,創新現代農業發展方式,進一步調整優化產業結構,以創建特色農產品優勢區為重點,實現穩中向特、穩中向優的轉變,產業由“粗放”向“精細”轉型,由“多”到“特”升級。以“三品一標”品牌建設和綠色農業“八大工程”為抓手,特色農產品優勢區列入省級創建,“中國雜糧之都”產業融合園區及雜糧交易市場列入省級戰略和部、省共建項目。一是調結構,特色種植上實施“減玉米、增雜糧、擴經飼”,減玉米39萬畝,增雜糧17萬畝、經飼14萬畝,雜糧面積擴大到360萬畝;主抓一薯、三麥、四米、五豆,創建百個雜糧示范園,打造十億斤雜糧生產和加工基地。靜樂藜麥種植2萬畝;神池胡麻10萬畝;中藥材繁峙4萬畝、代縣3.5萬畝;河曲干果經濟林2萬畝;偏關縣谷子11萬畝、豆類4.6萬畝、糜黍5萬畝;忻府、定襄辣椒突破9萬和5萬畝,成為全國三大辣椒主產片區之一。二是創品牌,狠抓國家地理標志農產品認證,打造十大特色雜糧之鄉。三是建體系,集中建設5大品牌、11個省級農業特色園區,創建數量全省第一。四是抓項目,農產品龍頭企業達到230個,今年入園企業50多個,完成投資20多億元。五是活要素,全面推進經營權流轉,培育新型農業主體,專業合作社達到1.4萬個,市級以上示范社590個。畜牧業集中引進“溫氏、大象、牧原”三大集團,完成規模園區29個、規模養殖戶500個的建設任務。此外,以發展城郊雜糧、設施農業、特色小鎮、物流市場為重點的城郊農業新業態發展步伐明顯加快。

(三)工業產業結構逐步優化。圍繞工業轉型主戰場,轉變經濟發展方式,大力發展新興產業,推動工業產業結構反轉。全市非煤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2.4%,占規上工業比重50.6%,實現非煤增加值超半,非煤工業利稅31.4億元,增長52.1%。

一是傳統產業由“粗放”到“集約”。努力抓好煤、電、鐵、鋁、裝備制造等傳統產業改造提升,優化能源結構、提高綜合利用率。國電投山西鋁業總投資348億、年產70萬噸鋁鎂合金項目上報國家發改委待批;同德鋁業有限公司股權順利交接,加快實質性推進,形成忻州煤電鋁材一體化的牽引性項目;代縣、繁峙做強鐵精礦產業,重點推動久力300萬噸、寶山120萬噸球團項目,鐵礦資源就地轉化升值,轉化率達40%以上,促進提檔升級;寧武提高資源回收率,開工建設的三座配套洗煤廠已投入使用;神華神東桃園河曲二期2×66萬千瓦發電項目列為“晉北—江蘇”特高壓通道配套電源之一;同華軒崗二期發電項目已列入“十四五”規劃,正為列入蒙西—晉北—天津南特高壓輸電通道電源點做前期準備。忻府金宇科林公司煅燒高嶺土連年實施技改,產能達到50萬噸,出口量占全國的80%,國內市場占有率高達68%,創新和盈利能力不斷增強,兩項技術填補國內空白,成為亞洲規模最大和資源綜合利用省級示范企業。五臺云海鎂業投資2億、產能3萬噸的鎂合金型材、鑄合金新產品項目年底可投產,將持續提高市場占有率。全市省級技改項目申報13個、獲批資金2941萬元,市財政每年預算技改資金6000萬元,推動企業技改不斷升級。

二是產業由“散”到“聚”,逐步形成競爭優勢。工業產業集聚逐步顯現,成為加速轉型升級的有效支撐。忻府區重點支持現代煤化工、智能重型裝備技術應用,扶持三源煤機、龍騰設備、晨輝鍛壓等一批核心企業,努力打造晉北裝備制造產業集群。定襄縣積極推動法蘭鍛造企業整合重組,在成功組建22個集團基礎上,數量整合到200戶以內,實現由散向聚、做大做強,重點扶持銷售過億、稅收過千萬的20戶龍頭企業。全縣獲自營出口權企業超過半數,法蘭產能超100萬噸,銷售收入將跨越百億元大關,成為“中國?中西部產業集群50強”,山西省四個特色產業集群之一。

三是產業鏈條由短變長,推動新舊動能轉換。各縣高度注重產業鏈向“兩端”延伸,提升產業層次和核心競爭力。以河曲、保德、靜樂、五臺為代表的農副產品加工業向深級加工延伸,逐步形成“農產品—食品加工—流通市場”的產業鏈,成為拉動就業、農民增收、產業發展、鄉村振興的突破口,預計“十三五”末,全市農產品加工產值達到105億元。河曲燠晶硅新能源公司投資3.1億、年產300萬只LED燈珠及5萬套燈具項目,正與中一科技合作投資10億元銅箔生產線,延長產業鏈條。定襄利用風電法蘭優勢,延伸塔筒、風機,做大空冷設備、高端變壓器制造,瞄準軍工、核電等重大領域,打造電力裝備制造基地,培育新的發展動能。天寶集團汽輪機組產品價值達到法蘭產品的6倍,施必得公司和美國巴維集團合作,向電力裝備總承包商轉變。

四是煤炭由“黑”變“綠”,努力實現可持續發展。加強生態環保考核,嚴格煤炭去產能,倒逼企業調整煤炭產品結構,淘汰落后產能,初步實現由“黑”向“綠”的轉變。2016、2017兩年關閉7座礦井、退出產能480萬噸,今年退出5座、產能520萬噸。同時加快優質產能釋放,全市申報通過一級、二級標準化礦井30座、產能5530萬噸,占比50%以上。神華煤礦推進瓦斯抽采,年利用1650萬標方,節約標煤1.5萬噸,發電余熱供暖,構建清潔能源體系。鉅盛能源1.2億塊煤矸石燒結磚項目,取得良好的經濟和環保效益。神東2×35萬千瓦、桃園二期2×66萬千瓦、山煤2×35萬千瓦低熱值煤發電項目正在加快推進。王家嶺煤礦瞄準資源循環利用,煤礦、選煤、水泥、建材、電廠一體化建設,投資超百億,年底將分步投產,實現煤炭“減、優、綠”的目標。河曲正在爭取煤層氣板塊列入國家級氣源地,積極開展地面煤層氣開發下放管理權限承接工作。對這一利好產業,市、縣兩級一定要抓住政策機遇,組建一個本土企業,開發利用好煤層氣資源。忻州資源大市卻成不了經濟強市,在這方面,我們曾經有過不少深刻的教訓。

五是緊跟時代步伐,在新業態發展中實現流程再造。抓住工業化、信息化融合的階段特征,積極探索“點上抓企業示范、線上抓產業聯動、塊上抓區域集聚”的兩化融合之路。目前,集成企業運營各環節的ERP系統已在9戶示范企業上線運行,山西恒躍集團已實現企業上云。投資10億元的浪潮大數據創客中心已經建成,數據中心正在安裝設備,將實現政務與行業數據共享共融。積極營造創新創業環境,市財政扶持“雙創”專項資金達6000萬元;大學生創業園吸納信息技術、互聯網教育、電子商務等項目76個,豐揚科技、中元恒創在山西股權交易中心“青年創業版”成功掛牌。大力發展現代物流和“兩倉”建設,海關監管倉庫、保稅倉庫已投入運營,加快了我市進出口產品就近檢驗通關,填補了忻州對外開放的一項空白。至9月底全市進出口完成12.6億元,同比增長27.4%,增速位居全省第3位。

六是從制造到“智造”,在技術創新中實現產業升級。全市把企業創新作為轉型升級的中心環節,堅持科技興企,大力推動傳統產業高端化、新興產業規模化,推動制造向“智造”邁進。全市裝備制造業投資快速增長,完成28.9億元,同比增長20%,快于投資平均水平15.5個百分點。定襄縣引進沈陽機床集團5D智造谷項目,推動法蘭鍛造向智能制造轉變。山西利國磁性材料公司投資4.8億、年產5萬噸取向硅鋼正在設備調試,將改變高端變壓器鐵芯依賴進口的現狀,實現進口替代和忻州“智造”。忻州經濟開發區以新一代信息技術、新材料為主攻方向,推動形成專業技術強、科技含量高的優勢產業,引進的5G芯片、高品質藍寶石、砷化鎵、微波功率晶圓項目引領信息產業前沿,砷化鎵項目已試生產并形成產品,即將實現規模效益。

(四)文旅產業轉型升級步伐加快。從“單一”到“融合”,文旅產業提升到戰略性支柱產業高度。依托我市豐富的長城、黃河、紅色、競技、佛教、民俗文化等優勢資源,深度挖掘文化內涵,實現文旅融合發展。全市文化產業發展到37類7700多個企業,從業6.3萬人,形成特色產品43個、節慶會展品牌15個、精品劇目27個、龍頭企業12個、省級示范基地2個。去年全市文化產業增加值12.6億元,增長13%,超全市各類投資增幅8.5個百分點。

旅游產業狠抓思路創新、品牌打造、景區改革、戰投引進,積極鍛造黃河、長城、太行三大旅游板塊,推進產業轉型升級。體制機制改革由“兩權分離”向引進戰投轉變,分別與浙江銀泰、山西文旅、山投集團、高新普惠、中景信、袁家村等簽約合作,形成多點支撐的新格局。五臺山景區養心谷、雁門關、蘆芽山、黃河景區提升工程、忻府區古城改造、頓村康養示范園區、云中河房車營地等文旅項目順利推進。三大板塊基礎建設全面啟動,偏關沿黃、沿長城公路率先開建,奇、頓、合康養中心與雙乳湖、云中河旅游環線進入實施階段。旅游推介亮點紛呈,景區創A全力推進,鄉村旅游蓬勃興起,“心靈之舟”品牌深入人心。至9月底,全市接待游客4262萬人次,同比增長23%;旅游綜合收入410億元,同比增長25.7%。

(五)開發區改革創新發展有力推進。忻州開發區擴至128平方公里,按照“一區七園”的總體規劃,煤化工工業園、建材工業園、龍崗生物科技園、云中生態康養園已完成布局規劃,全力打造電子信息、生物醫藥、裝備制造、新材料、新能源、康養等十億級產業,產業聚集效應正在顯現,為申報國家級開發區夯實基礎。原平開發區入駐企業數達67個,今年的機械、機電、環保、橡膠等10個新項目全部落地,固投強度達340萬元/畝,產出強度160萬元/畝;繁峙開發區突出首位產業和龍頭企業,引導撬動社會資本在項目、產業、資源、環境的集聚,近日成功升級省級開發區,成為縣域經濟新的增長極。定襄、五臺、靜樂、岢嵐、河曲設立省級開發區已上報省政府待批。開發區的改革創新發展,正在成為全市轉型升級平臺、對外開放高地、創新發展引擎。

二、存在的主要困難和問題

(一)在轉型升級中存在一些認識誤區。認為轉型就是另起爐灶、轉行轉產,升級就是更換設備的認識普遍存在。一些企業沒有搞清市場導向和潛在風險,就盲目轉型、貿然投資;一些企業家存在較重的資源依賴、政府依賴和外延式擴張路徑依賴,缺乏市場分工意識。認識上的誤區,帶來了行動上的偏差。

(二)危機意識不強,轉型升級能力較弱。不少企業滿足于現狀,缺乏“標兵走遠、追兵逼近”的憂患意識,削弱了轉型升級動力;一些企業對轉型升級信心不足,認為“動作太大資金不足,動作太小不解決問題”;有的地方“創新沒動力,轉型沒魄力”,沒有形成轉型升級的良好導向;有的干部認識不自覺、服務不到位、辦法不夠多,還沒有從固有的價值取向思維中轉換出來。

(三)產業集群優勢不明顯,轉型升級基礎薄弱。忻州產業結構調整雖有進步,但高新技術和“小升規”企業數量偏少,規上工業增加值煤、鐵、電占四分之三以上,產業結構類同的現象沒有得到根本改變。“忻州制造”很大程度上只是“忻州加工”、“忻州組裝”,新興產業核心技術支撐有限。產業集群多為同類產品的集聚,而不是產業鏈的有機集合,錯位交叉發展鏈條沒有形成,產業的組織化和集約度偏低,缺乏整體聯動效應。

(四)要素制約,企業面臨多重困難。大多企業處于無自主品牌、無研發中心、無專利產品“三無”狀態,抗風險能力弱;人才匱乏和用工短缺并存,普遍缺乏高端管理和專業技術人才,有企業反映技術工人的年流失率達20%以上;中小企業的新建投資比重大,技術改造投資低,裝備、技術老化問題突出,只是依靠低成本擴張維持生存;融資難、融資貴、擔保難成為資金需求的主要癥結;環境質量指標考核壓力依然很大;土地限制成為承接項目、拓展空間的主要瓶頸,忻州經濟開發區的工業地價接近30萬元,吸引新興產業落地的要素不優,支撐不足。

(五)文旅產業融合度不高。文化產業GDP占比較低,旅游和文化產業的結合度不高,吸附力不強,缺乏核心競爭優勢。現有的文化旅游景區空間有限、投入不足、關聯度較差;城市及景點景區主題文化定位模糊,文化內涵挖掘不夠,觀光指數偏低,體驗項目缺乏;部分景區開發方向雷同,導致同質化競爭。

三、加快區域轉型升級的建議

(一)積極轉變觀念。轉型升級不僅決定忻州的今天,更決定著忻州未來。縣級和市直職能部門在補齊短板、實現破零中都面臨著緊迫艱巨的任務,各級都要在思想觀念、思維方式、發展理念上轉型,樹立“等不起”的緊迫感、“慢不得”的危機感、“坐不住”的責任感。要以高度的政治自覺、思想自覺、行動自覺,堅定必勝信心,堅決打贏區域轉型升級翻身戰。

(二)走出思維誤區。轉型升級的核心是追逐市場和效益。按市場指向推動高新技術和新興產業是轉型,提升企業資源效率是轉型,粗放向集約發展的改變也是轉型。對多數企業來說,可能是產業產品不變而內核常新,就要把主業做深做透,實現管理、技術、裝備、工藝的升級,產品性能功能再開發,在現有產業中注入“新鮮血液”,才是更大的轉型。

(三)優化產業布局。堅持大項目帶動,通過構建完善產業鏈,加快主導產品和原材料本地配套,推動生產鏈上下游分工協作,促進產業集聚、產品創新和規模效應,實現區域交易成本最小化和效益最大化。堅持錯位發展,避免競爭中的“撞車”和“擠獨木橋”現象,減少無謂消耗,合理配置資源。

(四)突出轉型重點。主導產業要以創造、“智造”為導向,加快制造業向研發設計、營銷服務兩端延伸,從普通制造向柔性復合制造升級,從銷售產品向提供系統解決方案轉變,從成本競爭向價值競爭轉變。

(五)加快項目建設。項目是發展的關鍵支撐,要進一步優化投資結構,既要推進重大項目,又要加快短平快、專特新項目;既要注重高新產業項目,又要注重傳統產業技術改造;既要重視特色基地打造,又要重視擴鏈強鏈項目建設。

(六)強化服務保障。加快政府服務體系建設,打造“六最”營商環境,深入推進“放管服效”和承諾制改革,堅持定向發力,推動招商引資。實行有重點、差別化的政策服務,扶持重點企業、優勢產品,培育新的增長點;進一步減輕企業負擔,落實清費減負政策。努力打造創業環境優、人才集聚強的轉型城市,讓企業家放心投資、舒心創業、安心發展。

(七)加快文旅融合。特別是市縣層面,要形成抓文旅就是抓轉型的共識。健全多部門相互協調、密切配合、分工合作的體制,為文旅產業發展提供寬松環境。圍繞全域旅游,加速文化、旅游和“三農”深度融合的力度與強度,構建“大旅游產業”格局,推動忻州“文化+旅游”體系建設,形成忻州文旅融合的新模式、新產品、新業態。

(八)擴大對外開放。國發42號文件拓展了轉型升級空間,最近國務院支持山西與京津冀協作聯動發展的政策,也為忻州轉型發展提供了機遇。要充分發揮忻州的資源、地緣、生態、文化優勢,建設成京津冀向中西部輻射的支撐點,把服務和對接雄安作為融入京津冀聯動發展的切入點。著力從構筑綠色屏障,增進能源合作,提高創新能力,強化資源互補,加快產業承接,推進互聯互通,促進教育、醫療、康養、文旅共建共享等方面,融入京津冀、雄安發展圈,推動忻州經濟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。

   以上報告,請與政府報告一并進行審議。


分享到:
【相關新聞】
黄金足球试玩